2023世界交通运输大会 傲杀除草 投稿须知
  • 【散文】家乡公路“变身”记

    恬静的村庄,一条平坦宽广的公路通向远方,乘着脱贫攻坚、乡村振兴的快车,腾飞在瑶、壮乡村落,由远及近,我看到了村民自信幸福的笑脸。

    作者:黄园 时间:2022-11-16
  • 【散文】苦楝树情缘

    前几日偶然一次机会参加县里举办的徒步蹬山活动,当自身已经进入到大自然的时候,耳边时常伴着的汽车声和乱七八糟的杂音骤然间消失,动听的鸟叫声在耳边响起,就连自己说话的声音都变得清脆了起来,蹬山的脚步不由得一点点的放慢下来,欣赏着路边的风景,呼吸着森林里才有的芳香。

    作者:卢姗姗 时间:2022-11-16
  • 【散文】开路将军慕生忠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的一天,也是像现在花红柳绿、草长莺飞的暮春三月,正在上初中的我放学后回到家中,看到几位叔叔正坐在我家的小饭桌前把酒言欢,高谈阔论!这里面有的认识,有的不认识,但王廷仕伯伯我是熟悉的,因为他当时担任着我父亲单位的白银公路段的书记兼段长。他最喜欢吃狗肉,还常常来我家喝酒捞酸菜!他的下属,也就是父亲和同事们平常都不叫他的官职,而是亲切的叫他“王头”。

    作者:魏明 时间:2022-11-11
  • 【散文】我和公路那些事

    初次见到公路,在我刚上小学的七十年代。那时,我的家乡只有一条公路,是砂砾路。每天行驶在上面的车少得出奇,屈指可数。那个年代,在大西北偏僻的农村能见到汽车绝对是一件新鲜事,能在落后的家乡走上一条孕育着现代气息的公路更是一件觉得很神奇的事。

    作者: 董斌 时间:2022-11-08
  • 【散文】公路上的一颗钉

    我是公路防护栏上的一颗钉,这条路建成后,一双粗糙有力的手把我钉在这里,从此,我便静静地屹立在这里的安全线上。我记得,那天,太阳很刺眼,风很热,滴落的汗水很咸,在月光洒满的仲夏夜里,我摇晃着浪潮涌动的憧憬,恨不得把这路上的一切都涌进我柔软的生命。

    作者:唐雅莹 时间:2022-11-02
  • 【散文】 老道班里的童年

    他的童年基本上是在老道班中度过的。

    作者: 魏明 时间:2022-10-26
  • 【散文】夏天的颜色

    听说在光阴的故事里,几乎每一分每一秒都会呈现不一样的色彩。

    作者: 韩磊 时间:2022-10-25
  • 【散文】修路·修心·修福(图)

    沙沙秋雨,似乎有着道不尽的缠绵韵味,从早上一直下个不停。下午4时许,我正在老家的堂屋里帮母亲筛检斗筐里绿豆的杂细粒。猛抬头,发现庭院西屋的闻二爷拄着拐杖,满脸笑容地朝我走来,还没迈进门槛,闻二爷中气十足的声音已传来:“三侄子,今晚您陪我喝两盅,您婶子正在忙着清洗腊肉香肠呢……”说完,闻二爷的双眼直瞪瞪地瞅着我,好像我一旦回绝,他就要再吆喝一遍。

    作者:蒋文友 时间:2022-10-14
  • 【散文】漫步人生路 “师者”总相随

    “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回首过往,师恩难忘,我们成长的每个阶段都有“师者”相伴,他们用自己的学识教我们读书认字,让我们增长知识;他们用自己的经历教我们做人做事,让我们成长成才;他们用自己的奉献带我们战胜挫折,让我们披荆斩棘。

    作者:梁建辉 时间:2022-09-21

欢迎关注中国公路、中国高速公路微信公众号

中国公路

中国高速公路

Baidu
map